• 打造最專業的中國照明設計 
  • YJDGSJ66
  • 客服電話:
    周一到周五8:30-17:30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深度報道 » 正文

    嚴永紅:把照明做得更精細、更高級是每個設計師的責任

    發布日期:2018-07-20來源:阿拉丁照明網 瀏覽次數:0

          摘要: 下一輪景觀照明的爆發點有好幾個方面,未來我比較看好的有三個。第一個是照明和藝術的嫁接;第二個是智慧照明;第三個是室外的健康照明。
        6月9日至11日,照明行業年度盛會“2018阿拉丁論壇”在全球最大照明展廣州國際照明展期間隆重舉行。阿拉丁照明網作為大會報道的官方媒體,特邀重慶大學建筑城規學院教授、博導嚴永紅來到阿拉丁新聞直播現場,與大家共同探討照明與LED產業發展大計。

     阿拉丁照明網:您認為國內的夜景照明大概經歷了哪幾個比較關鍵的發展階段?每一個階段對行業又分別帶來哪些促進作用?

     

     

      嚴永紅:這個問題我沒有進行很準確的梳理,大概根據我這些年在城市照明規劃領域的經驗來回答。在我看來,中國第一個景觀照明真正的啟動階段是在上海外灘照明改造那一年開始的,我認為那應該是個標志性的事件。在那之前都是比較散點式的,然后建筑立面拉拉燈就可以了,談不上是真正的景觀照明。

     

      第二個階段是城市照明規劃的出現。大概是在2000年前后,這個階段的城市照明規劃并不是每個城市都有。只是那個時候開始有了城市照明規劃這個概念,大家都處于開始摸索的時期。那時我們重慶大學建筑城規學院的陳仲林教授主持了南岸一棵樹范圍內的城市景觀照明規劃,我也參與了其中。第一次做南山一棵樹的夜景照明規劃的時候,大家心里都沒底,不知道該怎么做,因為沒有現成的文本和規范,只能摸索著前進。當時做的很多事情,在現在看來都不足為道,但在當時都非常重要。2001年左右,其他城市也開始啟動了城市照明規劃。

     

      在我看來,第三個階段應該是以2008年北京奧運會作為一個契機。奧運會涉及到奧運場館整體的照明規劃和景觀照明的落地,那是一個很重要的階段。緊接著是2010年的上海世博會,同濟大學的郝洛西教授作為上海世博會照明規劃的總規劃師,世博會的照明規劃包括建筑照明在內都是做得很好的。這兩個事件對于我們整個城市景觀照明的規劃從無到有,然后從有到規范,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再往后,整個全國照明的發展就比較蓬勃了。但是到了2013年,由于政策的變化,照明行業進入一個冰河期,項目一下少了,那個時候整個行業都比較低迷。經歷了這個階段以后,從2016年開始,國家發生了一系列的政治大事件,2016年杭州G20峰會、2017年廈門金磚五國峰會,以及今年的青島上合峰會等這些大事件把我們中國的景觀照明行業推向了一個高潮,甚至可以說這是一個盛宴。從我們從業人員的直觀感受來看,(政府)這幾年在城市景觀方面的投入空前盛大,有可能超過了過去這么多年加起來的數據總和。它帶來了一個非常好的契機:有很多新的想法、新的技術手段,我們都可以去嘗試。但同時也有缺點:項目工程多時間緊,所以有很多好的想法你不一定能夠立刻落地,這是它的問題。

     

      阿拉丁照明網:景觀照明在城市發展的過程中擔任著一個怎么樣的角色?

     

      嚴永紅:其實景觀照明在最早的時候還不能稱之為景觀照明,當時所做的只是功能性的照明。當然現在當你看到整個城市都被點亮的時候,反而有文藝腔調的人會懷念最初只有功能性照明的那個時候。我有時候比較懷念60年代的重慶,到了晚上星星點點高低錯落很靜謐的那副景象。但時代是在進步的,景觀照明也會隨著推進發展。

     

      談到景觀照明擔任一個什么樣的角色,在我看來它的重要性越來越高。以前只有功能性照明,現在不但出現了景觀照明,而且景觀照明在整個產業的占比越來越重,它支撐起了整個產業經濟的幾分之一,也就是說它的存在變得更加重要了。在未來,景觀照明除了讓人愉悅、拉動城市的夜間經濟以外,它也許還會有更多拓展的功能。包括智慧城市、智慧照明在里面。所以我想未來景觀照明會越來越重要。

     

      阿拉丁照明網:目前景觀照明發展得越來越好,您認為景觀照明下一輪的爆發點是在哪里?

     

      嚴永紅:對我來講,下一輪的爆發點可能有好幾個方面,未來我比較看好的有三個。第一個就是照明和藝術的嫁接,比如說城市的雕塑,包括大型的裝置和燈光的融合。以后就不僅僅只是一個燈光雕塑,它首先是裝置是雕塑,其次是有燈光。我們知道藝術品的價值和它的思想性、藝術性,它和我們現在做的城市燈光項目是完全不一樣的,藝術品是無價的。我們的照明和藝術品相應的融合,我想未來它有可能開啟一波新的浪潮。我們最近也剛剛和油畫家鐘飆合作了一個叫蟲洞的大型影像裝置,現在正在深圳藝術雙節展展出,展出時間從5月11號到7月29號。同時它又是個永久性的,可以放在城市的最核心的地帶,它可以替代很多大面積的燈光,它給人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所以我個人預測,照明和藝術的嫁接是未來的一個爆發點。

     

      第二個是智慧照明。景觀照明的好處無處不在,城市景觀照明包括建筑立面這樣的載體、還有公園,你走到哪兒,實際上你避不開燈的。智慧照明可以作為我們收集大數據的一個載體,燈桿、燈具可以起到一個載體的作用,所以我想這可能是第二個未來的爆發點。

     

      第三個是室外的健康照明。昨天我的報告里邊也有很多聽眾在問,說現在做照明很糾結,一方面這個照明行業發展這么好,很多大的工程項目,你必須得做。另一方面,比如說給你1個億,在沒有別的更高價值的東西體現的情況下,你該怎么做?可能只有把范圍做得更大,燈用得更多。但是這樣的話很多設計師是很難受的,他會認為他在搞光污染,心里其實是很不舒服很別扭的。那么應該怎么做?我的答案是把照明做得更精細更高級。比如手機,在智能手機出現之前,你無法想象,一個打電話的工具怎么可能賣8000塊?不可能的。在之前8000塊是相機的價錢,但是現在一個最新款的手機賣8000塊錢一點都不奇怪,因為它的功能已經從單純的通話已經拓展到其他很多很多的功能。

     

      未來我們的景觀照明,除了前面那幾個智慧照明、健康照明以外,比如說我們的燈在特定的區域里面,利用特殊的光譜和特殊的做法就可以阻止蚊蟲的到來,你不是殺死它,而是不來。比如說你放在公園里邊,你就不招蚊蟲,這樣的燈這樣的光源一定是非常高的科技含量,你說它應該價值多少?它可能只有一瓦兩瓦,但是我想這個燈賣到3000塊,我愿意去買。而且這個消費如果它有足夠的價值,它自然就有市場。

     

      我想未來可能有大量的非常節能環保和具有精確性的燈具技術誕生,什么樣的植物配什么樣的燈,在什么樣的地方生存的昆蟲就配什么樣的燈,這樣一來我們照明的價值才出來了,這才是一個高級的、有科技含量的、很智慧的、很健康的這樣一個燈具。

     

      阿拉丁照明網:您作為我們《2018阿拉丁照明產業調研白皮書》景觀照明領域的總顧問,您怎么評價我們這次的白皮書調研活動?您認為我們還有什么需要改進的地方?

     

      嚴永紅:首先我覺得這個事情讓我很吃驚,因為在我的印象中,這種白皮書應該是官方來做,比如說由中國照明學會,或者中國電器協會來做,但是阿拉丁能來做這個事情,而且把這個事情做成了。同時也讓我很欣慰,就說明民間的力量很大。首先這是一件讓我覺得非常受鼓舞也很受感動的事情,因為你要把整個業內的100多位專家調動起來,而且都是一些對行業非常了解的資深專家,他們要去走訪企業、要去收集數據,來公正地做這么一個白皮書,我覺得是非常不容易的。

     

      第二,存在的問題是什么?因為大家都很忙,大家做起來很辛苦,但是最后我們數據匯總到一塊以后發現每個數據還是有些問題,而我們獲取數據的渠道不一致,最后合到一起你就會發覺這個數據不夠權威,有些東西還是不太完善。渠道是否權威、是否全面,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你要求每個專家都做到很全面很權威,而且這次給的時間非常短,我覺得這個確實不容易。

     

      我也給阿拉丁提幾個建議。第一,我希望(下一年的白皮書議程)能夠早一點啟動,吸納更多的高校學者進來,他們的手下有研究生、有博士生,有足夠的時間去收集和撰寫文獻;企業的專家他更多的在于實戰經驗,他的水平確實很高,但是他沒有足夠的時間,包括文獻的撰寫,對文獻的規范性可能沒有這么注意和重視,所以我希望第一早點啟動。第二,每一個領域的顧問可能要組織起來,多互相溝通。還有白皮書通過什么方式去獲得更加權威的數據,可能也需要阿拉丁和各位專家一塊協調,我想這樣明年我們的白皮書應該更權威,做得更嚴謹,但總的來講今年是開了個很好的頭。

     

      阿拉丁照明網:嚴教授,您對我們這一次2018阿拉丁論壇有什么寄語嗎?

     

      嚴永紅:這次阿拉丁論壇讓我特別地驚訝,今年阿拉丁論壇會議的規模很大,從昨天的開幕大會開始,參與的人很多,而且同時幾個館開講,還能保證大概70%以上的上座率,我覺得是非常不容易的。可以說阿拉丁這幾年的進步讓我刮目相看,我希望明年阿拉丁論壇能做得更好。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新聞中心

點擊查看詳情
万合彩票 仁怀 常德 赣州 平凉 海西 咸宁 沛县 黑河 北海 五家渠 海南 驻马店 枣庄 博罗 漯河 金昌 平凉 延边 七台河 定州 安阳 绵阳 靖江 文山 台湾台湾 内蒙古呼和浩特 高密 吉林 咸宁 揭阳 安吉 锦州 海南 吴忠 雄安新区 包头 嘉兴 秦皇岛 黄山 朝阳 东营 安康 随州 衡阳 通辽 洛阳 余姚 邹城 宜都 如皋 西双版纳 儋州 锦州 咸宁 茂名 喀什 绥化 兴安盟 益阳 衡阳 朝阳 昭通 禹州 保亭 贺州 邢台 象山 永新 七台河 厦门 鄢陵 龙岩 庆阳 大丰 河源 白山 安徽合肥 云浮 台州 日土 金坛 曹县 保定 寿光 江西南昌 海南海口 明港 汕头 陵水 三河 海南 江苏苏州 济宁 台湾台湾 商洛 阿拉善盟 阿勒泰 黄山 西双版纳 海西 衡水 燕郊 江门 临夏 昆山 万宁 广安 儋州 山南 宿州 益阳 桂林 温岭 株洲 阳春 澄迈 葫芦岛 宜春 内江 简阳 馆陶 巢湖 金昌 琼中 湘潭 常州 白城 通辽 鄢陵 衡水 黔南 乌海 乐山 梧州 揭阳 曹县 达州 东莞 陵水 大连 铜陵 宁波 仁寿 大丰 兴化 迁安市 安吉 燕郊 海拉尔 包头 铜川 安徽合肥 湘西 南充 自贡 阜阳 安庆 吉安 吕梁 十堰 湖州 衢州 儋州 保定 建湖 宁波 阿拉尔 温岭 抚顺 商洛 株洲 怒江 深圳 泰州 淮安 呼伦贝尔 本溪 澳门澳门 黄石 平顶山 玉树 三亚 改则 姜堰 孝感 岳阳 阿拉尔 南充 伊犁 宿州 长治 东莞 中卫 广安 吴忠 渭南 泗阳 鹤壁 哈密 中山 锦州 庄河 霍邱 内江 阿拉善盟 长垣 玉溪 常州 韶关 淮南 吉林 张掖 海门 邳州 仁怀 舟山 新余 黔南 和县 香港香港 忻州 鹤壁 无锡 宁德 嘉兴 铜川 日土 内江 西双版纳 克孜勒苏 伊春 日照 陕西西安 雄安新区 宁国 阿里 白城 安徽合肥 寿光 揭阳 延边 仁寿 贺州 杞县 咸阳 珠海 潜江 和田 丽江 汕尾 大同 甘肃兰州 桐乡 邹平 陵水 廊坊 灵宝 临海 潜江 曲靖